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> 环保资讯 >> 观点评论

毒舌薛涛丨他说出了环保行业的真相!

作者:李谦子   来源:超级团队super teamX   时间:2023-12-11

分享:

近日,E20环境平台执行合伙人、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接受了超级团队创始人李谦子的采访,不同于以往采访中的严肃,此次,略带玩世的采访谈话和犀利辛辣的观点,让我们看到薛涛毒舌的另一面。

640.jpg

01 迷茫时代和不服的我们

谦子: 大环境下,企业会有些迷茫感,您怎么看?

薛涛 :大部分时候,我们都在一个认知的深“井”里。

“我很迷茫”,这句话的背后是“身处环保行业,我迷茫”,但实际上别的行业也是一样的,时代已经到了迷茫的时代。

环保的好日子是大时代造就的,前30年干什么都可以,现在干什么都难。我们面临的问题,别的行业也好不到哪去。

羡慕别的行业,去别的行业冲动,大概率也是一种围城现象。

至少在环保行业还有人能活着所以还可以去抱怨,如果在别的行业,我们连“抱怨”的资格都没有,还没等抱怨,就被市场淘汰了。

事实上,环保行业还是比较容易混的,只是不容易混大!

有很多“小格子”阻碍它的流动,一个是专业领域的分割,一个是关系地域的分割。

谦子:这是好事还是坏事?

薛涛:老子说万物福祸相依,这个也是一样,既是好事也是坏事!

大部分行业是 “一将功成万骨枯”,环保行业比较特殊,想做大的做不大,想做死的还不那么容易,强者不能迅速把弱者消灭,很多很烂的企业还能活在“小格子”里折腾一段时间,这都是因为专业的分割和地域的分割。

难混的人,只是抱怨行业对他不利的部分,可是他没有想到,如果把“小格子”全部打开,那他早就被牛人给干掉了。

谦子:所以,问题并不是出在环保行业本身?

薛涛:环保行业不是个差行业,其实所有行业都无所谓好还是差,每一种行业都是一种土壤。

沙漠上种沙棘果、有水的地方种水稻、旱的山地种枣树,不是这样一个土壤,也长不出你。

说回大时代的周期,我认同一句话——“我们是原来活得太好,而不是现在活的太糟”。

原来活得太容易了,无论从时代周期还是从我们这个细分领域,如果按照华为供应商的标准去看,我们中的大部分企业都应该不存在。

有多少环保企业的技术是自己开发的?先抄别人的,抄成功了,在关系型市场混了个每年一两个亿,没有真正竞争优势,找不到研发能力和技术创新能力。

02 不创新,就是死

谦子:“抄作业的”也一样可以活到现在?

薛涛:没技术,抄作业,还能活到现在的企业,肯定有他的“道道”。

一是运气好。

二是 “抄”的水平上比别人高一点。

三是懂的怎么管理市场、管理关系。

四是老板有自己管理组织的心法。

但是这类企业有一种思想是很危险的:既然他已经占到了行业的好处,就不要贬损行业的坏处。不但贬损,还问我:为什么我“偷”完,别人也能“偷”?这不合理啊!

扪心自问, 90%迷茫的企业,抱怨的企业,都是来自类似这样的声音。

他们没死,通过找关系活着,他们不感谢环保市场的畸形土壤让他能继续活着,还要抱怨土壤坏掉了。

谦子:我们的出路在哪里?

薛涛:破局的唯一方法就是趁着能赚到钱,也收获到了一定技术理解的时候,开始投入研发,去找研发独创性方向。

谦子:能成吗?

薛涛:蒙到了,他就成了;蒙不到,就死了,这是第一种,算有为的,有追求的方法。

第二种就是混到哪天算哪天,也许还能再抄到下一个成功!

但是,如果你就想着说,追求无风险、无投入的收益,这个,在当前这个时代周期下,肯定是不可能的了。

未来的收益本质是风险收益,你的风险收益取决于你的“撒米”模式,你是每个领域砸两三百万,还是你去看准一个方向,死磕五年。

回到现实,大部分的我们可能会更愿意把上千万搂回兜里来,舍不得拿出来做研发,因为,我们真的砸了上千万,一定成功吗?不一定,也可能就失败,这也很正常!

就算成功了,有了自己的独特性、差异性技术,也还要继续进行创新,不然,随时可能沦为众生,甚至被淘汰。

谦子: 找到这样救命的技术靠的是企业家的心智?E20会尝试去影响企业家的心智吗?

薛涛:E20其实也干不了这个。

这种心智最终来自企业家自己,我们最多是归纳一下过去,提醒一下当下,催化一下未来,E20没有对个体直接有效的灵丹妙药一样的解法,这个在企业家自己的脑子里。

此外,如果企业确实找到了这个解法,E20更擅长的是做的是锦上添花的营销。

我们干的是什么呢?是你大概得到了一个还不错的技术,我们帮你去讲故事、做营销、规划如何打市场的!

开心智这种事,让人去拿真金白银搞研发,大部分人没这个觉悟去做,他们也舍不得。

如果一个企业每年就挣2000万利润,你告诉他,拿出1800万做研发,他会干吗?绝大部分企业家都不会。

他会不理你了!他会给你讲一堆道理,说这不可能、成功率太低,我还不如在外面“偷”一个得了。反正没人在乎你到底是哪“偷”来的。

现在的运行逻辑就是这个逻辑,所以创新的逻辑就运转不了,这种还是挺普遍。

03 谁是未来1000家

谦子:环保行业未来的集中度会是怎样?

薛涛:很多人分析环保行业,喜欢拿别的行业来比,觉得头部企业未来会是两三家。

未来不一定,威立雅所在法国的面积,也就是中国两三个省,人家长出两家。

我们那么大的国家长出一二十个威立雅,怎么不可以?这个说的是重资产类的企业,还不是说技术类企业。

此外,家数多就一定不好?集中度高就一定好?也不一定。

集中度高,就会有巨无霸,有大家伙。

当企业想要做大时,做百亿,做千亿,规模越大,效率就越差,尤其在技术领域(不是资产领域),就会逐渐失去其锐度。

我们要反思,我凭什么一千亿,应不应该一千亿,应不应该把别人干死,不一定,或者不应该一统天下。

因为这个本来就太复杂,环保行业不是一个单一市场。

谦子 :假如未来会活下来1000家环保企业,这1000家会是谁?

薛涛 :我不说那些重资产的了。如果是技术企业,这1000家确实一定是需要有原创的技术研发能力的,光靠关系是坚持不到最后的,这个是实话。

当然,他一定不只是技术研发能力,商业开拓、组织管理、营销能力,这些都需要。

但这些企业很难做大,一个技术型企业达到一定规模,一定会改变,他一定会被人干死的。

所有的技术企业只要变大就会变衰减,大概50亿以上基本就扛不住了。其实他们也没必要做大。

我们一方面喜欢公司很大,但另一方面又羡慕德国小公司的那种生存状态。

现有很多文章分析德国小型技术公司,都不要做的更大,凡是大的公司都会进入创新窘境。

在这个行业,未来的企业应该是活的有效率、强悍、有韧性的那种,但不一定是要大。

他能在某一个细分领域形成他的优势和并且有进退的能力,这个才是最重要的。

谦子:工程企业还会在这1000家吗?

薛涛:应该不会了,工程企业如果没在技术上找到自己的差异性集成优势,应该不会在了。

谦子:宜兴的环保企业呢?

薛涛:宜兴的企业,近些年有变化,但是不够。

为什么呢?

还是受城市的品级因素影响太大,整体来看,北上广深的环保企业的质量好于苏州,然后在苏州这个地方又好于宜兴这里!

这个梯度的差别在哪儿呢?

主要还是在专业性人才的整体选择。

正规985大学生能去上海的去上海,能去苏州的去苏州,梯度从这里就体现出来了。

所以从逻辑上来看,未来1000家企业应该在二线城市以上。另一方面宜兴的企业家族色彩确实太重了。

谦子: 环保企业,如何贴近AI?

薛涛 :总体来看,AI确实有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后,把人的很多决策系统干掉,重复性的工作干掉。

但是你要实现AI,首先要实现你的产品本身的智慧化,就是自动化、标准化、模块化,没这些,也没有办法实现AI!

现在大部分的工艺本身还没到这个水平,传感器也传不出来,东西又都是定制的,你的AI效果肯定会打折扣。所以还需要个过程。

我觉得先活着再说,AI必然是一个到来的事物,但是你又要在他到来之前先活下去,才能迎接他。而不是好高骛远的。

你要迎接它,你至少要把我刚才说到的模块化、装备化、自动化搞定才可以。

04 网红薛涛

谦子 :您觉得自己是一个具有网红体质的人吗?

薛涛 :如果你是在30年前认识我,打死你都想不出来我会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企业也一样,个人也一样,实际上不是规划好的。

像我有了点IP样子,纯属偶然,几十年前搞个规划去做,反而不一定能做成,这也是老子说的“无为”的一层含义。

这也是人生中的所谓的因缘和合,做好眼前的每一件事儿,该到成功的时候,老天爷自然会许你成功。来的就该来,不该来的,也不是你的。

只是也许成功的方向不是你想的方向,你原来也没想过做个IP, 结果最后做成了一个IP。

谦子 :是什么使您在环保行业商业分析这个领域上成了个角儿了呢?

薛涛:有些显性因素,算是一种显见的经验或者能力,比如我善于和政府部门打交道,这个东西原来一直在做,我有二十多年在央企工作的经验,使我对政策不恐惧;我原来比较懂特许经营和BOT,这一点依然是我的优势,这些是显性的。

比如演讲、写作是我的隐性技能,我之前也没发现过,在年轻的时候并没有明显的特征,你看不见你的某些隐藏技能,而没有把它放大出来,也许这些隐性技能就是能成就你的东西。这是道德经里的无为的另一个启示。

这些东西的获得并不是我刻意打造它,回顾来看,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事儿还蛮多。

我在通用技术咨询待了20年,如果我不去E20,不可能成为一个IP,这种隐藏性能就永远不会被开发出来。

所以说不要太有规划,也不要无规划,太有规划就可能忽略了隐性长板。

谦子 :如何开发隐藏技能点儿?

薛涛:人的本能是告诉我们一些东西的,就唯心主义。

你内心的某些本能,会引导着你做,按照你快乐并且有效率的方式去做。

但不要刻意想着一定要做成什么事儿。

你一要故意做成什么事,人就会变得比较刻薄,无论对自己还是对他人,就会不快乐,动作会变形,你就过于有为,因为你时时刻刻都会过于计较。

既不能太有为,也不能太消极无为。既不能太有规划,你也不能毫无规划。

大概率上,人从长期来看是无规划的,短期看来是有规划的。

放到30年40年来看,你的一生、我的一生, 80%都是偶然的,只有20%是必然的。

放到每一个月去看,好像80%都是必然的,只有20%偶然性。这种28现象,其实也就是一种阴阳图。

三句话

对过去的自己说一句话:

薛涛:你小子真是蒙对了。

对未来的自己说一句话:

薛涛:要把主流中西哲学融会贯通,再出一本书。

对环保企业家的一句话:

薛涛:找到你公司和你的“阴”(隐性技能)的部分,把它变成“阳”(显性技能)的部分。